当前位置:www.2257.com-葡京www2257com投注网『官网』 > 文学资讯 > 听里面的动静,并向纪委举报某些被盗官员

听里面的动静,并向纪委举报某些被盗官员

文章作者:文学资讯 上传时间:2020-01-12

我是小偷,有一个文雅的名字叫“梁上君子”。但我盗亦有道,从不向穷人下手。
  其实,我出道的时候,下手的第一个对象就是穷人。那夜,月黑风高,师父领我来到一个简陋的院子,土坯墙,泥瓦房,苞米挂在墙头,墙角立个锄头,一看这家就没钱。
  “不偷这家了,行不?”我向师父恳求。
  “妇人之仁,以后还能做成什么大事,动手!”师父的刀削脸一沉,生气地说。
  我们轻手蹑脚地进了院,蹲在墙根,听里面的动静。屋里没点灯,只听见屋里不时地有咳嗽声,听声音,是一个老妇人。师父把刀插入门缝中,探了探,稍一活动手腕,就把里面的铁门栓移动开了。
  师父轻轻地把门推开,我们俩蹑手蹑脚地进了屋,借着光线,寻找着目标。目标不过是箱子、柜子和抽屉。看着炕上躺着的人影,影影绰绰地,感觉是一个老妇和老汉。师父的动作真是敏捷,很快就在床头柜的抽屉里翻出了一个铁盒,师父撬开锁后,用特制的手电一照,发现了一个用红布包着的小包。打开一看,是一摞面额不等的纸币,一猜就是一点点攒起来的。师父诡秘一笑,冲我使了个脸色,把红布包交给我,正准备要走。没想到,不知怎么地,把铁盒弄出了响声。这时,炕上传来一个苍老的声音,“谁呀?”电灯打开了,我和师父暴露在灯光下。
  人说做贼心虚,我吓得全身发抖,哆哆嗦嗦地看着炕上的两个人,可这一看,心情平复了许多。这两个老人太老了,脸上的皱纹像丘陵一般,高低起伏着,银白色的头发闪着亮光,看着我们,也露出惊悸的表情。他们很老了,我们要跑,他们是撵不上的。我这样想着,正要和师父离开。
  “把钱还给我!”老汉一边喊着,一边着急忙慌地要下地撵我们。没想到,一下从炕上摔下来,重重地掉在地上,顿时,额头青紫一片。我的心一软,想把钱还给老汉。师父狠狠地瞪了我一眼,转过身来,照老汉的腰踹了一脚。老汉又“啊呀”一声,倒在了地上。很显然,伤得很重,不能再撵我们了。
  “大爷啊!行行好!那是我老伴看病救命的钱啊!”老汉躺在地上,哭喊着。
  听着他的哀嚎,我终于把手伸向了老汉,准备把钱给他。“啪”的一声过后,我的脸一阵火辣辣的疼,那是师父的手掌和我的脸接触的声音。
  “你脑袋有毛病啊!”师父看着我,骂道。
  我看着师父,再看了看倒在地上的老汉和在炕上不停咳嗽的老妇人。老妇人已经很憔悴了,已是病入膏肓,如果不上医院,是很难活命了。我看着师父阴冷的面容,以往对他的尊敬荡然无存。师傅真狠,竟然忍心对这样的老年人下手!我再次伸出了手,把钱交给了老汉。
  师父一个健步来到老汉身边,要把钱抢回来。我不知哪来的勇气,快步向前,挡在了老汉的前面。师父作势要推开我,我很高大,一米八零的大个子,岂是他能推动的,反而被我一推,搡了个趔趄。师父站定后,一动不动地,足足看了我能有一分钟。
  “小子,你真是出息了,竟然敢对师父下手!也罢,今天我就认栽,以后不要跟人说我是你师父。咱们阳关大道,各走一边,我没你这个徒弟!”师父低沉着声音,一字一顿地说。说完,转身走出屋,很快,消失在黑夜中。
  听着师父的话,我的心很痛,我和师父以后就形同路人了。可我并不觉得可惜,因为,我知道,我虽然是小偷,但我和师父不是一路人。
  时间过得真是快啊!转眼,我在道上已经混了二十年了,我也快四十了。偷盗是见不得光明的营生,我还需有一个光明正大的身份。小时候我就很崇拜有学问的人,所以,在偷盗的闲暇时间,我把时间都花在了读书上。在我二十五岁的时候,我谋得了一份在师范大学做保安的工作。我喜欢这里的氛围,在这里,空气中都有一股书的味道。大学图书馆的书真多啊!我怎么看也看不过来。每天下班,我都呆在图书馆里,看书。
  读书读累了,我就出外散心,走在大街上,我专门盯着那些衣着光鲜的人。我看人很准,一眼就能看出谁是真正的有钱人。尾随着目标,探好路,晚上就是我大显身手的时候了。真得感谢师父,师父是偷中之王,我这么多年所学,从没失手过。偷来的钱,我没有任意挥霍,而是用了一个假名,把钱捐给了红十字会。不知何时,在小偷这个行当里,我竟然有了“侠盗”之名。
  我做保安的时候,报了这所师范大学的自考,五年后,取得了本科文凭,随后,保安不做了,去私立学校做了几年老师。后来,手里有了一些钱,自己办了一所培训学校,现在,已经有了四家分校了。终于,我也成了一个有身份,有社会地位的人。可谁能想到,一到夜晚,我就成了小偷。
  现在,偷东西越来越难了。防盗门越做越先进,有的没有研究明白的时候,我还真不敢从门入室。我偷盗基本不走门,虽然现在楼层越来越高了,但攀爬外墙仍是我的拿手绝技。爬墙,我仍是如履平地。
  有一次,我盯上一个公务员,据说是一个部门的科长,开着奥迪A6上下班,好像很有钱。我在他的车里安了个窃听器,探知他要和家人去旅游后,决定去他家走一遭。他白天刚走,晚上我就去了。还别说,他家真有一个四十多万的存折,可现金只有一万多。我嫌麻烦,没拿存折,只拿了现金,正要走的时候,看见茶几上有一张A4纸,我好奇,拿起来一看,上面写着:“兄弟,如果你到我家,请多多见谅,家里现金不多,你就都拿走吧!存折里的钱你就别拿了,你也取不出来。可不要弄坏屋子里的家具啊!我对门住的是一个局长,您要好奇,到他家去看看?”我一看,这个兄弟很有意思,就把一万块钱现金放回了原位。
  因为好奇,我来到对门的局长家,进门之后,家中没人。可我感到他家和一般的住家有点不一样,一般的住家,过日子的烟火气息很浓,可他家却好像很久没有人住一样。我胆子放大了,在屋中仔细地寻觅着。我打开一个衣柜,发现里面都是一些旧衣服。这个局长家真穷啊!可我不死心,在衣柜里摸索了一圈。忽然,我感到衣柜后壁有点发空,又轻轻地敲了敲,感觉有夹层,我又摸索了一下,发现了一个按钮。我一按,整个后壁打开了,我定睛一看,吓了我一跳,里面真是一个夹层,夹层里从上到下摆了一面,全是红红的百元大钞。
  我惊得坐在沙发床上,可感到床硬硬的,于是,我站起来,掀开床单,顿时,一阵眩晕感袭来:床上竟然也是铺了满满的百元钞票。打开冰箱,是一摞摞的钱;洗衣机里,也是一摞摞的钱。这个贪官,究竟是贪了多少钱啊?当官者,应是人民的公仆,人民赋予他们权力,是让他们为人民服务的,可他们却利用手中人民给的权力,肆意妄为地贪污腐败。我真是愤怒了,这样一个道貌岸然的衣冠禽兽,竟然连我这个小偷都不如。他是谁?我一定要让他的腐败罪行暴露在人民的视野下。
  我继续在屋中查找,终于,在一个锁着的抽屉里,发现了这个贪官贪污受贿的记录,这个贪官,竟然把所贪污受贿的钱款一笔笔记得清清楚楚的。好!真好!这是你罪有应得。
  第二天,我把举报信送到省纪委,里面附上了这个贪官家的照片和钱款所放位置的照片,证据确凿,不怕他不招。
  过了一段时间,我在网上看到了一条信息,说某市局局长因贪污受贿,数额巨大,被判处无期徒刑。      

图片 1

摘要:   近年来,领导干部因办公室或家中失窃而致财产曝光的不在少数,有些由此牵扯出贪腐问题而遭查。这也使得“小偷反腐”成为继“情妇反腐”之后的一种新现象。  近日,合肥中院对一个涉嫌盗窃罪的犯罪团伙唐水燕、房云云、林晓君、唐燕平四人,一审公开开庭 ...  近年来,领导干部因办公室或家中失窃而致财产曝光的不在少数,有些由此牵扯出贪腐问题而遭查。这也使得“小偷反腐”成为继“情妇反腐”之后的一种新现象。  近日,合肥中院对一个涉嫌盗窃罪的犯罪团伙唐水燕、房云云、林晓君、唐燕平四人,一审公开开庭审理并宣判。  据媒体报道,该盗窃团伙,专挑党政机关、事业单位领导干部下手,并安排处于怀孕或哺乳期的妇女,撬开领导的办公室或住所大门,实施盗窃。  而该团伙也只偷领导藏在办公室的香烟、购物卡、手表、手机、电脑、奢侈品、珠宝玉器、冬虫夏草,及成捆的现金等,并向纪委举报某些被盗官员。一些案件甚至惊动了中纪委及相关省份纪委,纪委人员曾专门找到唐水燕,了解被盗官员财产状况。  目前,已有多名贪腐官员或事业单位领导干部,因该盗窃团伙的偷盗行为曝光,或该团伙向纪委举报而落马。  据合肥中院判决,该系列案“幕后策划人”林晓君被判无期,唐水燕、房云云均获10年以上有期徒刑,唐燕平被判3年。  “政事儿”(微信ID:gcxxjgzh)注意到,近年来,领导干部因办公室或家中失窃而致财产曝光的不在少数,有些由此牵扯出贪腐问题而遭查。这也使得“小偷反腐”成为继“情妇反腐”之后的一种新现象。  “他们都是贪官,我只偷他们的。他们一样是偷。”  唐水燕四人,是从2006年开始作案,专盗党政官员、事业单位领导的办公室或住所,足迹遍布了浙江、河南、湖北、山西等多省。据合肥检方指控,最终认定唐水燕等四人盗窃团伙有25起盗窃。  “政事儿”(微信ID:gcxxjgzh)注意到,该团伙利用贪腐官员巨额财产被盗后不敢报警的心理作案,专门偷走官员办公室或家中的香烟、购物卡、手表、手机、电脑、奢侈品、珠宝玉器、冬虫夏草,及成捆的现金等。  但四人“失足”在了2013年。  据媒体报道,2013年5月,唐水燕和房云云利用技术开锁方式进入了时任中国建设银行安徽省分行机构业务部副总经理张瑞红的家。张瑞红的丈夫是时任安徽银监局副局长胡沅。  房云云与唐水燕合伙盗走了张瑞红家的高档礼品、一摞摞购物卡等,价值近六十万元。  当天,张瑞红便向警方报警,称损失高达150万元。据报道,胡沅得知张瑞红报案后大发雷霆。报案后,警察上家看现场,邻居围过去询问丢了多少东西,张瑞红变口说“只被偷了一两千块”。  胡沅和张瑞红的贪腐行径也由此曝光,张瑞红向检察机关自首。2014年10月和2015年3月,张瑞红和胡沅均以涉嫌受贿罪被立案侦查。检方指控,胡沅涉嫌受贿的金额为140余万元。其中夫妻俩涉嫌共同受贿100万元。  “政事儿”(微信ID:gcxxjgzh)注意到,安徽省食药监局原副局长陈书华、贵州省农村信用社原理事长王术君、贵州省交通厅原厅长程孟仁等,都因团伙的盗窃,其贪腐行为被曝光。  唐水燕曾接受媒体采访时说,“他们都是贪官,我只偷他们的。他们一样是偷。”  “偷出来”的山西大贪官  “政事儿”(微信ID:gcxxjgzh)注意到,上述盗窃团伙在官员家中盗窃时,还会将官员姓名牌与赃物合拍,留作证据,择时机向纪委举报,争取立功。这是受到山西焦煤集团原董事长、党委书记白培中案的启发。  2011年11月13日,白培中家中被劫,其妻报案称,家中被抢有300万。  但一天后,两名犯罪嫌疑人随即被捕。据媒体报道,嫌疑人被捕后交代,“(证实被盗钱财物品)总价值却近5000万元,其中:人民币600万元,港币100万元,美元27万,欧元300万。金条七、八公斤,另外还有名表、钻戒、项链等名贵奢侈品。”  作为国企高管的白培中,家中财产问题也随即曝光。随即,白培中被山西纪委询问谈话,并在一个月后被免职。  在2012年的全国两会上,时任山西省委书记的袁纯清介绍了白培中案,并表态,对腐败案件和腐败的人决不姑息迁就。  同年12月,法院对该起国企高管家中千万财产被劫案宣判,最终法院确认的抢劫财物金额为1078万元。两名抢劫犯分别被判处死刑缓期两年执行和无期徒刑。  据山西省纪委认定,除白培中本人及家属合法收入和其妻子两次开颅手术期间亲友援赠款项外,有84万余元财物涉及违纪,白培中被给予留党察看一年的处分。  “政事儿”(微信ID:gcxxjgzh)注意到,对白培中的处理,引起舆论的不满。此事的主要领导即为后来落马的金道铭,在巡视组入山西期间,老干部们对此进行了合力举报。2014年纪委又重查了白培中案。  3年行窃局长办公室30次  2002年1月,宝鸡市原公安局长、党组书记范太民受审。他也是因小偷盗窃而遭查的官员。  据媒体报道,2001年7月27日晚,一名窃贼在偷盗时被当场抓获。经审问,窃贼供出了他近3年时间在局长范太民的办公室行窃30余次,共盗走人民币11万多元,还有金戒指、金手镯、名牌手表等的事实。  局长办公室哪里来那么多现金?范太民随即被查。  据媒体报道,范太民还是“双面虎”。曾有个体户送给范太民3万元存折,当着局监察室主任的面,他在存折上写下“我虽然没有钱,但我有人格、有党性……我视不义之财为粪土……”当场将存单退还来人。  宝鸡市设立“519”廉政账户后,他曾署上真名实姓交了2700多元有价证券。而平日范太民生活节俭,脚穿解放鞋、肩背绿挎包,有“挎包局长”的美称。  据检方指控,范太民被指5项罪行、受贿15万元。在谈到收钱目的时,范太民称,“收这钱是为了工作的需要!我春节前要处理各种各样的业务关系,当时我当副局长没有多长时间,再说基层的经费确实也紧张,事情也难办,我有许多迎来送往,这都要花钱呀!这些钱大多都用在工作上了。”  局长被盗裤子中隐藏的秘密  “政事儿”(微信ID:gcxxjgzh)注意到,除了上述办公室或住所被盗而牵扯出贪腐外,也有因裤子被盗而遭查的官员。  2003年3月5日凌晨,贵州省长顺县原政协副主席、计划局局长胡方瑜一家正在梦乡熟睡之时,小偷从窗外将胡方瑜的裤子挑走。  据报道,搜走现金后,小偷将裤子扔在县医院后门外。后被两个小学生拾到交给县公安局。公安人员在例行检查时发现,裤子皮带的夹层里,竟还藏有4张大额存单,其中两张存单是胡方瑜的名字,两张分别是胡方瑜儿子和其父亲的名字,总金额为42.08万元。  3月13日中午,胡方瑜在当天的长顺县政协换届选举中当选为政协副主席不到1小时,就被纪检机关宣布进行“双规”。  据报道,胡方瑜在计划局任职时,不仅多次套取国家扶贫资金,还逢年过节收施工方的“感谢费”、“压岁钱”等。2003年,胡方瑜因受贿、私分国有资产罪被判处有期徒刑3年,并处罚金1万元。后因“漏罪”被补充侦查,一年后被改判有期徒刑11年,没收个人财产44.9万元。    “政事儿”(微信ID:gcxxjgzh)撰稿:新京报记者郑书 实习生何强

意大利《华人街》消息:Ancona(安科纳)一名老年迈的老妇人又一次向警察报案称家中又被小偷入室盗窃,数月来已经第6次被盗窃。

周五(27日)晚上,当地一名60岁的老妇人去了Fabriano拜访朋友回家,在进入家中发现屋内被翻得一片凌乱,卧室内抽屉和衣柜被全翻在地上,大量衣服生活用品散落,看见情况后老人只能无奈的又一次拨打了报警电话。

本文由www.2257.com-葡京www2257com投注网『官网』发布于文学资讯,转载请注明出处:听里面的动静,并向纪委举报某些被盗官员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