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www.2257.com-葡京www2257com投注网『官网』 > 文学资讯 > 浪家几小家伙曾经来了,隔着窗桃花在飘飘洒洒

浪家几小家伙曾经来了,隔着窗桃花在飘飘洒洒

文章作者:文学资讯 上传时间:2020-01-20

我和花蕊是在美丽迷人的桃花渡相识的,花蕊是桃花渡酒家的老板娘。
  那时,花蕊老板娘只有十七岁,像桃花渡春天的桃花一样绚丽诱人。我是一个过路的人,也是一个爱赏风景的人。因为,在渡河的船上,钱包被小偷相中了,就毫不犹豫的丢了。到桃花渡酒家吃过饭,才发现没有银子了。所以,我很尴尬,坐在座位上如坐针毡,大汗淋漓,心里恨死了不识时务的鬼小偷,为什么偏要在这时借走我的钱包?为什么不等我结了饭钱再动手?不然,我怎么会这样的没有面子、丢人现眼呢?
  老板娘过来了,我更无比的紧张起来,不知该如何开口?又如何解决此事?
  “请问,公子是否遇上了困难?可否相信在下,一诉心曲?或许,可以为你解困呢?
  “老板娘,我、我……我实在是不知该如何开口。……”
  “没事的,说吗?来桃花渡的人,都是贵客、是朋友,尽管说好了,我不会笑话朋友的。再说,我虽年轻,什么场面没见过呢?”
  于是,我和盘托出了心中的尴尬,以及害怕被误以为是吃白食的混混。所以,一直在想办法、一直在犹豫怎样处理此事更妥帖。
  “哈!哈!哈!……就这些!难怪,公子汗流浃背、紧张无比、坐不安稳呢!单凭公子的这一举动,就知公子是知书达理、不爱占便宜之人的。你的单,我替你买了。去赏桃花吧!
  ……
  就这样,我认识了桃花渡的第一支花、最美的姑娘、桃花渡酒家的老板娘花蕊。就这样,老板娘花蕊与我彼此一见钟情,不可救药的相爱了。历经春夏秋冬一年的热恋,花蕊和我就下定了结婚的决心。婚期,就定在相识的那天,也就是桃花盛开最艳丽的那天。那天,桃花渡有头有脸的人物,都来参加我们的婚礼了。婚礼,盛况空前,我和花蕊感觉备幸福、备满足,我们俩都是心怀极少欲望的人、也都是最容易满足的人。所以,感觉有此人生和彼此深爱的人儿,这世上就再也没有我们要的欲望和追求了。我们俩,今生只要最简单的生活、最简单的幸福,只要两个人的清静世界。红尘中的花花绿绿,我们不感兴趣;红尘中的高楼大厦、香车宝马……我们也没兴趣。我们只要彼此恩爱、甜蜜、相守一生,足矣!夫复何求!我俩都万分珍惜上苍的安排,珍惜月老的缘分,珍惜彼此的爱情!
  像以上美满幸福的生活,我和花蕊只过了五年。之后的三年,我知道,花蕊因为我的原因,一直是不如意的。或许,是命运的有意安排,为了验证我们是否言行一致,才让我在一次很平常的行走中出了事故,导致性功能失常。花蕊,虽然一再申明,不在乎这些。但是,挂在她眉梢的淡淡的轻愁,我却不能视而不见的。我知道,花蕊为了安慰我,为了让我快乐,一直在压抑着自己内心真正的情绪和欲望。我也几次夜半醒来,见花蕊独自在垂泪、伤心、痛苦……我理解,一个正常的青春女子,怎能不怀春呢?可是,我已经无法给予我的花蕊,真正的幸福和快乐了。所以,我也无比的痛苦,恨不得杀了自己,以谢花蕊的爱。我知道,这样下去,也不是长久之计,我也不能让花蕊将青春年华为我陪葬,让无比艳丽的花儿为我默默凋零。那么,我该如何抉择呢?怎样才会不伤害我的花蕊呢?
  这一天,我终于忍无可忍了,再也不想见花蕊,因为没有雨露的滋润,而逐渐憔悴、失色的容颜了。我满腔的怒火,我不想再压抑了,我决定放它们出来滋事。可怜的、无辜的花蕊,好像根本没有感觉到,空气中已经凝聚的不和谐气氛。哼着流行歌曲,高兴异常的花蕊,悄无声息的来到我身边,亲密的抱着我,问:“亲爱,知道今天什么日子吗?为什么无动于衷呢?不想陪我去看万株桃花盛放的壮丽吗?不想举杯庆祝你我的良辰佳日吗?”我无语,我总觉得自己找不到发火的理由。想到,要狠心对待心肝宝贝一样的花蕊,我整个的人都酥软了、心如刀割、血流如注。
  我知道,今天无论如何,也要挑起战火。不然,我辛辛苦苦酝酿的逼妻就范的蓝图,就会转瞬成空。以后,就更没有信心和斗志,面对一脸笑容的花蕊了。那么,给不了花蕊幸福和快乐,我又该拿什么来爱我的花蕊呢?看来,只有无毒不丈夫了。
  夜晚,酒家没有客人了。花蕊炒了几个我最爱吃的精致小菜,拿出珍藏了几年,她母亲花醉亲自酿造的、唯一存世的最后一壶花雕酒,隆重、虔诚至极地开了封。我当然知道,花蕊这样做意义深远。在花蕊的心里,这壶花雕酒已经不仅仅只是酒了,它是花蕊母亲的象征和母爱,是无比神圣、不可侵犯的圣物。这壶花雕酒,以及桃花渡酒家,是花蕊母亲遗留给她的最珍贵的遗产。母亲花醉曾经嘱咐说:“桃花渡酒家,是我历经江湖磨难,和三教九流的江湖豪客博弈的唯一收获。它虽不能带给你大富大贵,但可以让你一生一世衣食无忧。所以,你要守住桃花渡酒家,就算是粉身碎骨也不能放弃最后的一点点希望。这壶花雕酒,不同一般,我一生只酿了两壶,一壶我和你父亲饮用了,这一壶留给你,在人生迷茫、困惑的十字路口,在你感到身处低谷、无法自拔的时候再动它。这酒很灵验的,它可以给你坚强的意志,满满的信心,让你不畏任何艰难险阻的向前进。切记!不要轻易开封,更不要轻易品尝。”之后,花醉和她的夫君妙手空空就从人间蒸发了。花蕊知道,父母是去寻找他们渴望的幸福生活去了;知道终有一天,他们会回来看望自己的。所以,花蕊不想让父母回来后,知道自己曾经有过不快乐和忧愁烦恼,面对天大的困难和打击,也不肯动花雕酒的念头。而今晚,花蕊,不但取出了深埋地下的花雕酒,而且,毫不疼惜、毫不犹豫地开了封条。我的心里能还平静吗?
  窗外,风清月明,桃花淡淡的清香无处不在。月色下的桃花渡益发迷人,万株盛放的桃花被月色披上洁白的羽衣,隐隐约约、朦胧神秘,像极天上的景色。面对撩人的美景佳人,我不敢欣赏、爱惜,我恐惧美景的破坏、残缺,我害怕佳人流泪、悲痛。人生落得个这样的境地,只会叫人空彷徨、犹豫,只会叫人更肠断、心碎。花蕊仍是春风满面的一副模样,只是眸中泪光闪烁,不再说话。或许,她已经感觉到了我的无情,以及心中汹涌澎湃的假残忍。花蕊在倒酒,手在剧烈地颤抖。我凄厉的哭叫说:“不可以的!绝对不可以的!那是绝情断肠酒!酒入就断肠。”“亲爱,你怎么会知道?你怎么知道我和你说的是假话呢?”“花蕊,我都知道,因为这个秘方就是我家祖传的宝贝。后来,被我大伯父传给了花醉大侠。”“那么,这不更称你心、如你意吗?我不想再受你的冷落和欺负了,我想找我父母了。这你也要干涉”“这是必须的,你是我最爱的人,我能让你做傻事吗?世上没有我可以,绝不可以没有你花蕊的。所以,你必须放下那杯酒。否则,剩下的我会喝个净光,让那奇毒无比的药酒把我化为灰烬。你知道,我是言必行、行必果的,我这一生,就是为了你才来的。所以,无论如何,你都不能不让我可以看到你,不能让我失去生活的勇气和信念。”“你为什么要阻拦我?你知道吗?我只有喝下这杯酒,才可以彻底的忘了你,这不正是你希望的吗?既然,你不让我再爱你,为什么又不让我忘记你呢?这是不是太残忍、太自私、太不人道呢?你说,我到底该如何走下去呢?”我知道,这个问题,也正是我困惑和迷茫的。我怎样才可以既不伤害花蕊,又可以让她过上想过的幸福生活呢?
  我绞尽脑汁,想了又想,没有良策。那只有用下三滥了,这也是无路可走、逼得。可是,这样对待刚烈、坚贞的花蕊,能行的通吗?会不会节外生枝呢?会不会逼她彻底的绝望,而真的走上绝路呢?所以,我无比痛苦、犹豫、彷徨,憔悴万分,感到做人是如此的艰难,进也不可、退也不行,愁杀我也!唯有此路,可以一试。不然,今后的岁月,怎么过呢?
  这一晚,我和颜悦色的说,想喝酒了。花蕊欣喜异常,赶紧放下手头正忙的事情,炒了几个她最拿手的小菜。我俩边喝酒、边聊天,或许,因为心情都不好,借酒浇愁,就都喝醉了。于是,我的计划就在这无边的夜色里施展开了,那个在我“横刀夺爱”之前,和花蕊倾心相爱,而今,仍是不改初衷,仍在关注、默默深爱着花蕊,文武双全的青年才俊李寻欢,就在我的安排下如约来了。那一刻,我感觉自己是那样的卑劣、无耻、不是人、是畜生,心疼、心痛,有生不如死的感受。想到,自己的牺牲,可以换来花蕊一世的幸福,我就重新有了信心和勇气。我沮丧万分、羞愧万分、犹豫万分,无声的泪水滚滚流淌……我不忍再看一眼酣睡的花蕊,踉踉跄跄地走出了我们的安乐窝。我也知道,李寻欢不会怎样花蕊,他是一个正人君子、是坐怀不乱的人,不是你情我愿绝不会动心爱的女人一个手指头。但我的心仍是突突直跳,我不敢想象,明天醒来的花蕊,发现和她躺在一起的人是李寻欢,而不是我,她会是怎样一副情形?这一夜,我无眠,流了一夜的泪,不停地用手敲打着自己、骂着自己……
  曙光出现了,第一缕朝霞已经点亮了黑暗之夜的尽头,把一天的开端黎明用七彩的光芒,渲染的尤如一副无限大、精美绝伦的风景画卷,还在不断地变幻着色彩,等待那一轮红日的喷薄而出,唤醒大地上仍在贪睡的生命:该起床了!面对朝霞和庄严的红日,我问自己:怎么办?怎么去见我的花蕊、我曾经的心肝宝贝、我的亲爱?我再诘问太阳神:既然,不让我和花蕊相守一生,为什么要还赐相遇、相爱的姻缘呢?为什么不睁开您洞察一切的眼睛,看看可怜可悲的我呢?为什么要爱的死去活来的我和花蕊,饱受无尽的煎熬和痛苦呢?听不见,太阳神是否有过答复,只是感觉到它的光芒怜惜的滑过我的眼角、拭去了我满脸的泪痕,它是担忧花蕊吗?
  桃花渡酒家的门大开着,似乎,还是我走之前的状态、没人动过的痕迹,难道一夜晚就没关过门、就这样敞着?为什么?是烈火与干柴,真的一点就着,来不及?还是出了事故?忐忑不安的我不再犹豫,飞速跑进这个无比亲切的门,让我大吃一惊,映入我眼帘的一幕太出乎我的想象了:花蕊,出乎我预料的冷静,脸上有一丝苦涩的笑容,和李寻欢分别坐在八仙桌的上下方,好像就是在我的到来。我心仍是不安,女人心海底针,花蕊的冷静以及笑容,不由我不胡思乱想,这是温柔刀吗?还是山雨欲来风满楼的前兆呢?
  花蕊虽然人在笑,但我感觉得到她分明是在痛哭,不过,是以笑的假象出现而已。我不敢开口,不知该如何开口,如泥塑木雕像被钉定在那里似的、傻傻的、面无表情的站在那里,等待风雨的到来。花蕊,走了过来,像什么也不曾发生过似的,一如往日、亲热的与我十指相扣。说:“亲爱,就让我最后一次感受你脉搏的跳动和你的体温,让我将它们刻进骨肉里永恒。感谢你一直宠爱我,处处为我着想。我太自私,从不曾为你想过,不知你这样和我生活在一起,是生不如死的滋味。李寻欢已经告诉了我一切,也许,你不知,昨天我和你一样酒醉心里明,看到你走出大门,我就哭了,我以为你再也不要我、不管我了,自己去寻找你要的幸福了。没想到,你竟这样处心积虑的安排了我的未来,这样伟大无私的爱恋,又怎容得了拒绝呢?那么,我还你自由,不过,你一定要答应我,你要生活的幸幸福福,不然,我会反悔的。这酒家,还有母亲的哪壶花雕酒,都留给你,想我的时候,可以多看它们一眼,最好多到李寻欢家聚聚、看看我。回来,我替你请一个大厨、两个丫头,别让酒家失了信誉。我今天,就和李寻欢走,希望得到你的祝福。你会吗?”我已经泪流满面,我几乎差点喊出:“不可以的!”
  花蕊和李寻欢走了,走出了我的视野了,我仍呆立门前,看着他们离去的方向,我恨不得打烂整个世界。为什么偏偏我遇上这样的悲剧?为什么我要将自己心爱的女人拱手送人呢?我为什么要伪装伟大呢?我真的能离得了花蕊吗?没有她,我的岁月怎么打发呢?
  昏昏沉沉的过了很久,一个人孤寂的生活,像行尸走肉、被人掏走了五脏六腑一样,没心没肺的混日子,冬天就这样艰难地被我迎来了。思念和牵挂折磨得我人比黄花瘦,再不见花蕊一面,我就活不下去了。走进李寻欢的家门,我心头百味杂陈、很不是滋味。花蕊也是一副病容,憔悴不堪,让我心疼爱怜。花蕊灿烂之极的一笑,说:“怎么这么狠心,才来看我,不知道我的世界不能没有你吗?只要可以看见你,我就心满意足了。”我问:“李寻欢呢?”“他呀!现在迷上了医学,立志成为医学专家呢!出去挖草药了。”我在李寻欢的家里,四处转了一圈,发现有两张床,就问花蕊:“不就你和他吗?怎么会有两张床呢?”“呵呵!迷糊了、不解了吧!那是为客人准备的。要不,今天不走,我们三人喝一杯?”“花蕊,我只是想来看你一眼,已经达成心愿了,也该走了。不然,他回来了,怕会吃醋的。”花蕊的泪就滚滚而下了,说:“我就知道,没有我,你就糟蹋自己,你知道我看到你这样,心有多疼吗?又让我有多么担心和忧虑吗?”“好!以后我会善待自己,不再让你为我憔悴了。我走啦!”说完,不敢再看花蕊第二眼,我怕自己控制不住自己,做出有违伦理纲常的举动。就毅然决然地走了,我心里是一千个、一万个想留下。可是,我不能那样做,我必须让泪水在肚子里流,不让花蕊看到我的脆弱和不舍,那样会搞得大家都不愉快、很尴尬。   

春回桃花渡,欣欣向荣。桃花渡的两岸,万株桃树已经等不及了,赶趟儿似的桃花含苞待放,只等春风的足迹拂过枝头,所有的花骨朵都会绽放芳容,以待游客的到来欣赏。
  我,是桃花渡酒家的老板娘二桃花,正值青春年华,芳龄二十,有一三岁的女儿承欢膝前。酒家里,连我一共三个大人,俩个打杂的丫头:红桃和绿桃。所卖的酒,不是很好,中等的白云边。菜,很普通,农家菜,新鲜,味正,地道,量足,价廉。所以,生意很好,回头客,特多。发财,是谈不上的;糊口,却是没有问题的。这样的小康生活,作为一个农家女来说,能够一直持续下去,也已经很不错了。再好的生活,就不属于我了。
  如果,不是江湖中的浪家几兄弟到来,这种状况或许就不会改变。我,仍然是这里不可替代的老板娘。那么,这个故事根本就不会发生。可是,浪家几兄弟已经来了,就住在我的店里。当然,谁也不会知道以后发生的事情了。所以,这也是没法预测,不能后悔的事情的。有钱赚,当然是令人高兴的事。何况,这几兄弟,为人很豪爽,从来不讨价还价,每每还多给一些小费。这样豪爽大方的人,当然是受人欢迎、极讨人喜爱的。可是,我的心里却总有几分不安,这是浪家兄弟未来之前,从没有过的感受。那么,这会意味着什么呢?难道,又要重复十年前的那一幕吗?
  “美女老板娘,一个人闷闷不乐,在想什么呢?”这声音怎么有些耳熟呢?我顺着声音看去,发现了一个有着一张马脸的汉子,脸上还有一道疤痕。我的心蓦地激灵、寒颤了一下。我知道了,我的心为什么不安了。源头并不是来自浪家几兄弟,而是,眼前的这个马脸汉子。如果,我此刻有枪在手,我想我会毫不犹豫的打死这个穷凶极恶的坏蛋。就是他,出卖了我的父亲,亲手枪毙了我的父亲;就是他,不顾我有孕在身的母亲苦苦的哀求,强奸了我的母亲,还让他的手下轮奸我生不如死的母亲。生性刚烈、忠贞的母亲不堪凌辱,趁空一头撞在墙上追随父亲去了。而这个禽兽不如的东西,还令人扒光了母亲的衣服,将死去的、赤身裸体的母亲悬挂在城头上示众……
  “怎么?看不起在下吗?我警告你,近几天,有共匪的大头目经过这里。如果,你肯提供情报,不但桃花渡酒家还是你的,还可以得到政府的奖赏。否则,整个桃花渡都会为你陪葬的。”撂下这句话,马脸汉子就气势汹汹地转身,带着他的一群乌合之众走了。而我,依然还沉浸在往事的回忆中不能自拔,义愤填膺、满腔怒火憋在心里没处发泄,独自悲伤、难过呢!
  “怎么了?老板娘。”不用回头,仅听无比温柔的语音就知是浪家老大。我无法回答他的问话,仍是伤心欲绝、泪流满面的样子,一定让他很诧异不解。
  “不用怕,有我们浪家几兄弟在,就不会让这个坏蛋耍野,惹毛了我们,不宰了他,也让他个王八蛋脱层皮、长长记性,不敢再狐假虎威、为非作歹、欺压无辜的老百姓了。我浪家几兄弟,是专业的替天行道,我所指的天是缺衣少食、饱受压迫和剥削的劳苦大众,清除的就是这号恶贯满盈的寄生虫。”浪家老大激情满怀的安慰我。
  我说:“谢谢您!浪大哥。我不怕,您放心,我是不会助纣为虐的,也不会屈服于这个恶棍的淫威,更不会做出有违良心、道德的事的。我年龄虽说不大,但经历的多了,也就懂得的多了,江湖恩怨我也是是非分明的。坏人和好人我一见心里就有个八八九九了,我知道,您们浪家几兄弟不简单、是好人,但您们是外地人,俗话说的好,强龙不压地头蛇的您们人生地不熟,又没有帮手,是斗不过这条地头蛇的,何况,他的背后有强大的政府和军队的大力支持呢!所以,我劝您不要拿鸡蛋碰石头,最好不要趟这浑水,您是我尊贵的客人,我不能眼睁睁的看着您们因我的连带而遭殃。”
  “你越是这样说,就更铁了我浪家几兄弟除奸的决心了。你可以暂时忍耐一下,等我们要做的事情完成了,你就会知道强大的不仅仅是这个土匪流氓,我浪家几兄弟貌似渺小,也一样可以调动千军万马。”
  我唯有感动、感谢的份了,不能再说什么了。我知道,一旦浪家几兄弟真的卷入我的血海仇恨中,就会随时有生命的危险存在,而我,已经无法阻止他们的侠义行为了,我唯一能做的就是表示我的谢意和感激之情了。所以,夜晚,我做了一桌丰盛的菜,拿出母亲酿藏的花雕酒,隆重的宴请了浪家几兄弟。
  我说:“这花雕酒不同一般,江南其它地方酿造的花雕酒和它是无法比拟的,因为它配方独特,据说还有一个更神秘的配方被花醉太姥姥带走了,已经失传了。而这个是我太姥姥花醉大侠遗留给我姥姥花蕊的秘方,我母亲一桃花亲自酿造和埋藏的。(详情可以看拙作《以前是你,以后无人替代》)由此可见,这是一种怎样奇缺、珍贵的酒了。而您们是我二桃花最尊贵的客人,又是第一个品尝此酒的人。我也就不再隐瞒什么了,今天这样的情形,使我担忧这独特花雕酒的秘方是否还可以延续下去,万一失传了,我有何面目去见太姥姥花醉呢!我猜想,这家伙之所以一再难为我们家,除了受人驱使暗算我父亲,心中或许一直就在打着花雕酒秘方的如意算盘,得不到秘方,他是不会善罢甘休的,有可能什么伎俩都会卑鄙的使出。我想,为了我中华瑰宝能够传承下去,造福劳苦大众,我将秘方赠送给您们兄弟人均一份,今后,不论是谁活着逃出了魔窟,都要用生命保护它,并继续传给后人。如若,天要收回这秘方,那也是人力难以改变的事了,我们也只能听天由命了。但是,就算是粉身碎骨,也要做到人在秘方在,人有危险就算是不要生命也要销毁它,无论如何,也不能让它落在那个马脸坏蛋的手上,让他大发国难财,更加疯狂的作威作福、祸害地方。”
  我的手和浪家几兄弟的手叠印在一起,相互默默地注视了一会、一起点点头,就算是对天盟誓了。那天,我们把所有窖藏的花雕酒喝了个精光,一直喝到霞光满天、旭日东升。两个守门把风的丫头,这才过来收拾了残局,恢复了往昔的布局和整洁干净。
  几天后的一个漆黑的夜晚,浪家老大装作无所事事的样子,找到我要讨酒喝,我死活没有答应,他依旧是死缠烂打、不肯罢休。我明白,他找我有事要商量,我也知道,店里住着一些心怀鬼胎的各路神仙。所以,我们俩就假戏真做,骂骂咧咧、纠缠在一块,互不相让,他趁隙塞给了我一个字条。躲进我的房间,看了内容,大吃一惊。浪家老大恳请我能助他一臂之力,顺利地护送一个兄弟过桃花渡。我当然是不会拒绝的,我已经隐约的猜得到他要护送的人是谁了,我也猜得出他真实的身份了,我知道他是好人、是世上难得的好人,这样的人我岂能不帮呢!就是搭上性命也是不可袖手旁观的,何况是这样义薄云天的英雄豪杰呢!
  就在天快亮的时候,我听到了几声很微弱的叩门声。是红桃,她说:“老板娘,浪家老大要接的人,已经在距离埠头两公里的下游等待着了,浪家老大让你赶快过去,这里就交给我和绿桃好了。情况紧急,我也就不说什么了。请相信,我们都是中华的好儿女,所做的事,也是为了明日的中华更美好、更富强、不再受列强的凌辱和欺压。有机会,红桃再向您解释一切。”
  红桃说完,立即退了出去,忙着阻止其他的人找我。我这才借机躲开了,那么多双牢牢地盯着我的眼睛溜了出去。我这才明白红桃和绿桃,为什么执意要我收留她们做小二的深意和目的了。她们把我这桃花渡酒家,暗定为一个秘密的联络点了。我突然生出一种崇高的敬意,很为她们的行为欣慰,女人就应该像她们那样才能活出女人样、活出人生的价值。而不是像我这样,拘泥于个人的衣食冷暖,不问世事。还没走到埠头,就听到有人在轻呼着我的名字,走近一看,惊喜像潮水一样浸没了我,从不流泪的我此刻却抑制不住汹涌而出的泪水了。惊喜、诧异、忧虑、骇怕……千种情愫,纠结心头,不能言说。
  浪家老大也是一脸的迷茫和困惑,笨笨的问道:“首长,您也认识老板娘吗?”“老大,如今可以告诉你了,她是我的妻子,红桃和绿桃也是我们的人,为的就是让桃花渡为我所用。”我和浪家老大仍是大瞪着一双迷惑不解的眼睛,等待着听下文呢!“以后,再细说吧!时间紧迫,你们只要知道是自己人就行了。”浪家老大这才醒悟任务的艰巨,急忙说:“请首长和夫人登船、启程吧!”我慌忙说:“不行,我的女儿还在酒家呢!”“请夫人放心,小姐早昨天就已经转移了,也是首长安排的,现在恐怕已经抵达目的地了呢!”“可是,红桃和绿桃怎么办呢?”“桃花,别担心,那是上级交给她们必须完成的任务。你知道吗?为了我的安全,有很多优秀的中华儿女已经光荣的献出了宝贵的生命了。走吧!为了美好的明天和未来,我们别无选择了。”
  这时,断断续续的枪声已经从桃花渡埠头传来了。一个我曾经见过的、浪家老大的手下,气喘嘘嘘、浑身是血、踉踉跄跄的跑了过来,泪流满面的报告说:“红桃和绿桃为了拖住对方,不但被这些畜生蹂躏、糟蹋了,而且,当他们发现上当后,竟然残忍的杀害、肢解了我们英勇的好姐妹,暴尸路口。我们为了阻止追兵,双方就发生了枪战,敌人太多了,已经牺牲了十多个弟兄。浪二哥让我来催促您们赶紧走,就是剩下最后一个人,也要确保首长平安过河。”话说完,就义无反顾的又向需要他的战场走去。我看到,我的向南飞在这样危急的时刻,依然稳如泰山、不慌不忙,双眼满含着滚烫的热泪,他举手向桃花渡的方向致敬后,就牵着我的手,踏入了等待已久的小舟。
  浪家老大说:“请首长和夫人保重!”然后,又嘱咐护送我们过河的浪家老三说:“三弟,首长和夫人就拜托与你了,起航……”才到河中间,浪家老大已经和敌人接上了火,激烈的枪声震耳欲聋,硝烟弥漫了整个桃花渡。而浪家老三全然不顾纷飞的子弹,带着尖利的啸声拂过身边,如一尊钢铁铸成的巨人一般,坚定的、稳重的划着手中的船桨,给人一种冷血的错觉。枪声突然全沉寂了,我知道,浪家其他兄弟已经壮烈牺牲了,跟随他们的兵也可能都遭遇了不测。我的向南飞上船后,一直是沉默无语,他心里知道,留在桃花渡的壮士很难有侥幸逃出生天的。所以,他一直在无声的流泪,在心里和他们诀别。
  “船家,把船掉过头来,我会重重的赏你,金钱、美女你随便要,不然,我让你万箭穿心、死无葬身之地。”马脸汉子声色俱厉的喊道。没有人理会他的威逼利诱,船已经距离对岸埠头只有二十米了。或许是,马脸汉子知道活捉我们无望了,就挥枪不停地对着我们胡乱的射击。在他的命令下,所有的枪口都瞄准了我们,喷出的火焰耀人眼目,子弹像雨点一样敲打着船身。为了让船更快的前进,也为了确保我们的安全,浪家老三不再划桨,而是跳进了水里,用力推着船前行。而此时此刻,我的向南飞依旧故我,漠视敌人的嚣张气焰,漠视随时都会光临的死神。看着宁静的他,我想起了父亲面对对手黑洞洞的枪口时的镇定、坦然和从容了,也想起了一向柔弱的母亲为什么变得那样坚强无比了。因为,他们心中有爱、有梦、有理想和信仰,所以,死神也是奈何不了他们的。“生命诚可贵,爱情价更高,若为自由故,一切皆可抛。”难怪爸爸妈妈喜欢这首诗,原来这就是他们的追求和向往。为了中华的明天、为了让更多的人过上幸福安康的生活,抛头颅、洒热血,对这些置生死于度外的仁人志士来说,是一件极其光荣而又神圣的事业。
  为了在这最后的关键时刻,确保我的向南飞安然无恙。我也学乖了,我用自己的整个身体护卫着向南飞。就在船即将靠岸的时候,就在向南飞起身站起来的时候,我听到了站在岸上、来迎接我们的人大声的叫喊:“趴下!”我一激灵,一下子用自己的身体抱住了向南飞。同一时刻,我感觉到了自己被什么尖利的东西刺入了身体,疼痛袭遍了全身,感觉自己仿佛在奋力的向南飞翔,因为,那里是爸爸妈妈居住的地方,也是向南飞最敬仰的方向……

我一直以为自己拼尽全力的一个撞击会让我像桃花一般的飘落凋零,谁知道竟会悠悠转醒,看周围都是陌生的环境,满屋的桃花香味,隔着窗桃花在飘飘洒洒,终究我没有像落花一般的枯萎凋谢,屋子里是古色古香的装饰,奢华的玉器摆满了屋子。我强撑着自己的身体起来,只是头疼的紧,于是忍不住哎呦一声,准备倒下去时却跌倒了一个怀抱了,我抬头一看是李公子,只是最近不见倒是憔悴了许多,虽然憔悴可是依旧挡不了他的风华绝代。想起最近他的所作所为,我心已寒,再也激不起对他的半分爱恋,于是不留痕迹的推开他。

   “李公子近来可好,我们单独在一起不太合适,还请李公子出去。”我并未看到他眼里那万分的心痛。

    “三娘,令尊令堂回来了,他们救了你,你母亲本是当朝的公主,只是去道馆修行了”他慢慢解释到。

我冷笑一声“怪不得李公子如此的迫不及待,想来我三娘再也不是任人宰割的贱民了。”

说完这些我便头朝里不再理他,闭眼装作睡觉,他也只是在我床头做了一会儿,便起身离开。

我想了一会儿把以前想不明白的都想起来了,那些满长安的人为何都喜欢我的酒,为何都没人给我麻烦,为何父亲母亲去道观多年,还是那么多人尊敬他们,原来不只是阿娘阿爷的名望,还有他们的身份啊,看来权势真是一个好东西。

本文由www.2257.com-葡京www2257com投注网『官网』发布于文学资讯,转载请注明出处:浪家几小家伙曾经来了,隔着窗桃花在飘飘洒洒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