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www.2257.com-葡京www2257com投注网『官网』 > 文学资讯 > 不让撕书,不能让孩子写完作业再回家不是

不让撕书,不能让孩子写完作业再回家不是

文章作者:文学资讯 上传时间:2020-01-28

  上课铃声响起,王老师拉了拉衣领,夹着文件夹向教室走去。
  师生互相问好之后,王老师迅速进入了今天的教学内容。板书二元一次方程组时,听见刺啦刺啦的撕书声,转身一看,张刚正在愤怒地撕书,王老师心头咯噔一下,皱了皱眉,来到他面前:“数学书还要用,你怎么撕了呢?”
  “我想!”张刚也不看王老师,继续撕着书。
  “别撕了,好不?”王老师和颜悦色地上前阻止。
  “不让撕书,那我去跳楼,这总算行了吧?”张刚说着就站了起来。
  王老师和他同桌一看张刚动了真格的,赶紧拉住了他,张刚拼命地想拉开同桌的手:“让我去死,让我去死!”值周领导闻声赶来,把张刚哄到了办公室,示意王老师继续上课。王老师愣了半天说:“同学们,刚上到哪儿了?”
  很快下了课,王老师看见值周领导堵在办公室门口,张刚一直吵着要出去跳楼。张刚的爸爸终于来了:“这状况正常,你也知道他是间歇性发作,不过不伤别人,只是自残,过会就没事了,没必要带回去,再说了孩子还要上课,不能耽搁。”
  值周领导、王老师哪敢怠慢,安全就是头上一片天,心中一把刀,他们费了九牛二虎之力,张刚的爸爸才点头答应带孩子回去待几天。其实第二天王老师刚起床,张刚的爸爸就打来电话:“张刚我送到教室了。”说完就挂机了。
  送走张刚,王老师坐在办公室一阵发愣,张刚将如何管理呢?孩子有这病,家长也没钱看,待在学校净出新鲜事。现在正值扶贫攻坚关键时候,辍学孩子都要劝返学校,再说学校没权利不接收孩子受教育,可这孩子三番五次地这样折腾,搞得老师学生都不敢靠近了,任其发展,这课还咋上?其他学生家长肯定有意见。王老师叹了一口气,自言自语道:“七月就退休,咋摊上这么个事儿?”正在思量这事,档案资料室打来电话:“王老师,你校本课题还没交,后天局里来检查,课题是一项重要指标,咱今年创建教研示范校,所以人人都要有课题,麻烦你赶紧写好发过来。”
  午休时间,王老师带着花镜赶课题,总算完成了,发了过去。他舒服地伸了个懒腰,耸耸肩,习惯性地做了几下治疗颈椎的摇头运动。看看时间,已经是清查人数,上午自习时间了。
  王老师准备把早上的课补一下,刚进教室,郑小利站起来说:“王老师,我同桌饭卡里的钱让咱班男生刷完了,他今天只吃了一个烧饼,是我早上给刷的,这两天就是靠吃营养餐过的。”
  王老师一听这话,气不打一处来,他最痛恨的就是这种欺负弱势学生的行为。郑小利的同桌叫张文柯,两人同村。张文柯小时得了肺炎,发高烧,脑子受了损伤,虽说八年级学生,却只会写自己名字和考号。刚给张文柯卡里打了六百元贫困生活补助费,怎么就没了?王老师想到了自己的大儿子,境况和张文柯差不多,在学校经常受人欺负,要不是自己在学校,大儿子当年不知道造人多少白眼,因此打心里对欺负弱势学生的事情很气愤。
  处理完张文柯的事,他给了张文柯十元钱和一包面包,让孩子去了教室,望着张文柯蹦跳的背影,王老师露出了一丝满意的笑容。他又叫来班里的女汉子王逸菲,叮嘱她暗中保护张文柯。
  第一节晚自习是数学,王老师想这节课要好好补补早上遗漏的知识,想到这儿,他整了整衣领和额前乱了的头发,发现自己白头发占了主流,真是岁月不饶人啊!
  “王老师,你班胡龙龙把我班学生刘强鼻子打破了,你来办公室下。”八年级二班班主任乔老师打电话。
  王老师挂了电话,赶到办公室,看见胡龙龙站在那里,一只脚还不停地上下弹琴似的抖动着,头朝一边扭着,一副无所谓的样子。
  胡龙龙是王老师班里的熊孩子,单亲家庭,由爷爷奶奶管着,孙子要月亮,他们不敢给摘星星,两老都想用自己的爱弥补孩子缺失的母爱。他爸爸常年在外打工,有时过年也不回来,只给家里寄几个钱,听说在外面有女人了,只是没领回来,怕胡龙龙反对。
  晚饭后,打篮球时刘强撞了胡龙龙,胡龙龙认为刘强是故意的,就上去给了几拳,把刘强打成了熊猫眼,鼻子也肿了,王老师催促乔老师赶紧带孩子去看病,自己联系胡龙龙的爷爷。
  “王老师,我龙龙,你也知道,这娃自小妈跑了,我和老伴一手养活大的,娃其实是好娃,就是脾气暴躁。不过是娃么,肯定不懂事,总不能一有事就叫家长嘛,学校就是教育娃的地方,你多多教育,花多钱,我下周叫龙龙来拿上。”龙龙的爷爷还是那一套话,说完就挂了电话,再打就没人接了。
  “王老师,刘强爸爸在医院,他说要是胡龙龙家长不来,他也不要医疗费,直接去学校把胡龙龙揍一顿,我现在劝不住,你联系家长了吗?”乔老师在医院悄悄给王老师打了个电话。
  凭着几十年的经验,王老师认识到赶快要采取措施,否则要出大事。他把胡龙龙交给梁主任后,骑着摩托车直奔胡龙龙家里。
  晚上九点,胡龙龙打人一事总算处理了,王老师喉咙干得就像火烤一样,坐在办公室,端起水一饮而尽。
  看着桌前的一沓作业,王老师摇了摇头:“哎,今天三顿大餐,吃得太饱了,作业这道小餐明天吃吧。”抬起头,用笔在日历上划掉了5月20日,写上了40,心里默默地祈祷:“再有40天就退了,干了一辈子了,一定要平平安安的,千万别再出个岔子!”   

八月的最后一天,天依旧下着雨,校园的地面上涌出了大大小小的积水潭,但却挡不住前来报名的家长和学生的脚步,八点刚过,教学楼的过道里就挤满了人。作为七年级新生的班主任,我也迅速整理好表册去了教室,想尽量让家长早点回家,因为有的家长还要领着孩子去小学报名。
  一位家长给孩子填完表册,一直站在我的右前面,他的眼神像隐藏着许多秘密,我问他,他却说老师你先忙。我又开始忙起来,直到来的学生报完名,他上前拉了一下我的衣袖说:“老师,你能出来下吗?我有话要跟你说。”
  “老师,我的孩子叫曹文杰,请你今后多多关照,这孩子不省心。”说着他指了指在楼梯口朝下张望的男生,“这娃小时候他外婆管,上学了她妈管,都是要啥给啥,我在矿上,离得远,一年就收麦子过年才回来,基本没管过娃。老师,说实话吧,这娃是个倔驴,你好好说他还听,你硬他比你还硬。娃学习还可以,就是拜托老师多开导多包涵,我就这一个娃,希望娃能走学习这条路,有个好的前程。”
  看着一脸真诚的家长,我点了点头,告诉家长:“我们共同努力,相信娃会改过来的。”
  开学第二周,我就接连不断从学生的告状和周记中了解到,曹文杰确实不省心,可这些都是道听途说,我就在其他老师上课或者课间悄悄去了解。
  一次地理课上,曹文杰趁老师写字,用手弹了一下同桌的耳朵,同桌瞪了一下没再理会,他又使劲弹了一下,这时老师转了过来,同桌也只好用手捂着耳朵听课,也算是一种保护。老师让填写地图册,曹文杰趁老师给前面学生指导,他就用手捏了一小撮方便面,头略扬起,然后洒进嘴里,把黑乎乎的大拇指手在嘴里吮吸了几下。同桌闻声转过头,嘴一咧,立刻转了过去,显然是因为看着恶心。这时他拽了一下同桌的辫子,悄悄地骂了一句:“日你妈,看啥里?”同桌没理,捂着左耳朵写起字,无聊的曹文杰朝窗户边看了看,发现我就站在眼前,仅隔着个玻璃,很吃了一惊,收敛了笑容,拿起笔,在地图上圈圈点点,没几下,又扔下笔,头一歪,在抽屉找东西,不巧的是方便面袋子被拽了出来,撒了一地。
  有一次大课间,我站在教室旁边的柱子后,观察走出教室的学生情况。曹文杰是紧跟老师出来的,他转后去,一把搂住班里长得瘦小的徐文举,弹了一下他的耳朵,说:“今中午你替我把地扫一扫,我打乒乓球去。”
  “起来,我不扫,凭什么你值日我扫地?”徐文举显得很生气,用手使劲推开曹文杰的胳膊。
  “小跳蚤,你胡跳啥哩?”曹文杰说着就抬起了脚,准备给徐文举一脚。
  “慢着!”我一声喝住了。
  曹文杰一看是我,先是一惊,接着摆出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手往裤兜里一插,大摇大摆下楼上厕所去了。
  “老师,曹文杰在厕所抽烟,还硬让我抽。”过了一会,一个叫杨涛的外班学生向我反应情况。
  一天我上课前,照例站在柱子旁,等曹文杰进了教室,我尾随其后,站在教室窗户边,尽量让墙挡住自己。曹文杰进去一手打飞了徐文举的文具盒,用脚顺势踢翻了学习委员的凳子,像在给周围人警示:“小内奸,跟老师告我抄作业,让你这个小内奸也不好过。”
  经过这一幕幕,我清楚地认识到,曹文杰不是个“善茬”,他就是一个“枣刺”。
  下课后,我把曹文杰叫到办公室:“老师经过这几天观察,发现你身上有许多问题,你感觉到了吗?”
  “感觉到了。”曹文杰站在我的对面,左右手不停地侍弄着,昂着头,一脸不服气的样子。
  “那你觉得应该怎么办?”我又问。
  “咱班许多同学都不理我,说我是活宝,我……我……”曹文杰说着低下了头,眼里噙满了泪水,似乎有许多的委屈。
  “你们刚来两周,大部分同学都不认识你,他们与你没什么冤仇吧?他们为什么不理你?你想想,你让别人替你值日,你几乎节节课弹同桌的耳朵,你骂反映你抄作业的同学是小内奸,你无缘无故打飞别人的文具盒,你一张嘴就骂人,你觉得这样做同学们会欢迎你吗?你先反思自己哪里出了问题。”
  曹文杰的泪水顺着两颊流了下来,这时头偏着,脖子的青筋暴起,两眼放着怒火,似乎要燃烧了我,一句话也不说了,这和先前截然两样。我再问了几句,他始终没吭声,只是瞪着眼睛,歪着头。猜想是我揭了他的过处,让他无处躲藏,因而用这种眼光来发泄他的不满。这场谈话就此结束了,也无法谈下去了。曹文杰去了教室,我坐在办公室沉思了半天,觉得还是先和他妈妈联系,了解下曹文杰的情况。
  “喂,是曹文杰的妈妈吗?我是他的班主任。”
  “是,哦,张老师,你有事吗?”
  “我想了解下曹文杰在家的表现。”
  “我杰杰乖是乖着呢,就是好动不贪学,张老师,我娃在学校又违反校纪了?”
  “没有,只是……”我一五一十反馈了曹文杰的情况。
  “张老师,你说的情况和在小学一样,毕竟是娃嘛,你作为老师就是教育学生的,你也不要嫌我说话直,娃一有问题就找家长,家长不是老师呀。娃回来我也说他了,钱也按你说的不多给,怕娃拿去抽烟了。哦,对了,这周我杰杰还从我手里抢了五十元块钱跑了,也麻烦老师问问,看钱在不在?”
  “三十元钱买了游戏币了,二十元买了烟了,所以娃这年龄段一定要管理,管不好,你头疼一辈子,我头疼也就两三年。他爸开学只是简单地给我说了下,我想了解娃的具体表现,例如性格什么的。”我拿着手机,有了想挂断的冲动。
  “他爸,那就是个榆木疙瘩子,就知道自己娃不对。哎,张老师,说句不嫌你笑话的话,要不是有这娃,我早就离了。你问他爸管过娃没有?一回来动不动就拳打脚踢,娃能打乖?总之娃小,老师你还是多费心。”
  “那好吧。”这场谈话就这样结束了。曹文杰如何教育,我也不知道怎么办?
  一学期,我找曹文杰谈了多次话,效果几乎为零,他只是在我的课上不捣乱,其它课堂就大不一样了。
  期末考试时,一位家长给我打来电话:“张老师,向你反映个事,我听孩子说曹文杰经常背地里欺负她,骂人,弹耳朵,在写好的作业上乱画。张老师,我知道你也为难,你给曹文杰家长反映下,让管一管,不要一颗老鼠屎害了一锅汤啊!”
  我一个劲地点头,表示尽快解决这个事。我本不想给曹文杰远在矿上的爸爸打电话,说了让他操心。出于无奈,我给他发了一个微信,简要说了孩子的情况,始终未提她妈妈的那次电话,很快他就回信息说年前回来好好商谈。
  直到放假那天,我也没见到曹文杰的爸爸,后来听一亲戚说,曹文杰爸爸回来后,两口子吵了一架,曹文杰的妈妈闹离婚,领着曹文杰回娘家过年去了。
  年后,曹文杰没有来学校,他爸爸在微信上说:“我离婚了,儿子归她妈管,在她姥姥那儿念书去了,孩子上学期给你添麻烦了。”后面发了几个流泪的小人儿。我理解这流泪的小人儿包含着什么,就回了一句:“环境改变人,或许换个环境,对孩子的成长有利,你也不要过于担心。”
  曹文杰转学了,班里一下子安静了许多,感觉学生也懂事了,很少有人来告状,我也轻松了许多,不过时常想起那个大眼睛圆脸型的曹文杰。
  第二年春节,我去县城买年货,在街道遇见了曹文杰,他鸡冠子发型,金黄色头发,穿一件黑色呢子上衣,蓝色牛仔裤,嘴角叼着一根烟,骑一辆电动车,车的大灯罩被撞过,有一个很长的裂缝。不是离得近,我简直不敢相信站在我眼前的竟是曹文杰。他看见我,把头扭向一边,装作没看见,前面轿车刚挪了一下,他就从窄缝中一溜烟不见了。
  过年时,亲戚来家拜年,又提起曹文杰,他告诉我:“曹文杰过年和同学喝酒后,骑电摩掉水渠里骨折了,拄着拐子在家养伤。坐在后面的娃头磕在水渠沿上,重度脑震荡,两家为此上了法庭。曹文杰出了事,她妈让找他爸,哎……”
  我的眼前浮现出了那个圆脸的男孩,两眼放着愤怒的光,脖子上的青筋暴起,偏着头,一声不吭,但我始终没搞明白:孩子为什么成了这样子?   

你的无理取闹,正在彻底毁掉你的孩子。

班里刚开学,有个女生,经常性的不写作业,数学题三道计算题,别人十分钟都做完了,她总是需要三节课------还写不完!

后来我们一次两次要不到作业,都习惯了,叫孩子拿回家去做。

总不能体罚不是,不能让孩子写完作业再回家不是。

毕竟孩子还小,毕竟认知能力接受理解力有限能力有限自律有限意志力有限。总是控制不住自己----想玩。

第二天我就温柔的问,你的数学作业写完了吗,写完就交了吧,班里就剩你一个人没有交了。

她说她的作业放家里了。

那好吧,下午记得带来,我看你昨天做的会了没有。

谁知没过多久,他爸爸气冲冲的来到学校,一个健步走到孩子跟前要到作业,质问我,你为什么不给我孩子阅作业!

我还没反应过来,就被和班主任拉着一起去找校长。

说,为什么我家孩子做不完作业,你们怎么做老师的,都不管吗,负的什么责任。

他写的慢,我能怎么办啊,她坐在第一排老师身边,都该玩玩不写作业,老师还要阅作业,照顾其他孩子,总不能8小时不间断盯着他看啊。

学生完不成作业,就是老师不负责任。

为什么我孩子在托管班就能写完,在学校就写不完,这明明是你们老师不负责任。

你娃上了七年学,到现在学习习惯还没培养好,你就没一点责任了?

本文由www.2257.com-葡京www2257com投注网『官网』发布于文学资讯,转载请注明出处:不让撕书,不能让孩子写完作业再回家不是

关键词: